开到没人的地方要了我一般指的是什么意思

7月 13, 2023 by · Leave a Comment 

  车子开得差点飞起。

  宁海市第一儿童专科医院。

  小语被清洗干净,绑住手脚摊开在病床上,像一只待宰的羔羊!

  她的手脚动不了,意识却是清醒,眼里不住的流下眼泪。

  “不要……求求你,求求你们!小语不想死……”

  “小语是不是做错了什么?小语一定改!求求你们……”

  这些医生护士,全都是上官家找来的世界顶尖专科医生。

  面对小语的恐惧和无助,却像看不见一样!

  小语双眼里蓄满了泪水,瘦弱至极的小小身体,不住的颤抖。

  突然,七八个针头就这样扎在了她瘦弱的手臂上,抽出几大管血!

  小语本能的一缩,害怕的哭了出来!

  “好疼……妈妈,小语好疼!……”

  她在极度的恐惧中,本能的喊妈妈。

  她从来没见过妈妈。

  她是一个奶奶捡来养大的,但是她才刚刚记事的时候,那个奶奶就病死了。

  这一年只有她自己一个人,和狗抢吃的,冬天的时候穿不暖,好几次差点冻死。

  下雨的时候,她缩在下水道里,也曾幻想过自己的妈妈是什么样子的?

  妈妈是不是讨厌她,所以才把她丢掉,不要她了?

  小语咽哽着,哭得更厉害了,小小的身子不断的颤抖!

  “心跳过速,推一支镇定。”主刀医生面无表情的说道。

  旁边的护士立即给小语打了一针。

  慢慢的,小语不再颤抖,清澈如湖泊的双眸里却依旧是恐惧和绝望,眼泪止也止不住。

  “妈妈……”小语呢喃着。

  要是死了,到天上能见到妈妈吗?

  妈妈……小语真的好害怕!

  ……

  主刀医生拿着一本病例,走到隔壁病房,换上了一副笑脸。

  “上官先生,一切已经准备好了!现在就开始吗?”

  他面前是一个穿着中山装的威严男子,五六十岁左右,脸上两道眉毛横竖,看起来有些凶狠。

  正是上官家的家主,上官广平!

  “开始吧!”

  主刀医生点头,护士们推着小语走进了手术室……

  灯亮起,显示【手术中】!

  赵媛媛恭敬的站在一边,心底欣喜不已。

  成了!

  上官广平转过脸看她,上下打量了一眼问道:“你就是沈擎宇的母亲?”

  他没有称呼她为沈太太,一直以来,赵媛媛在沈家的地位都没得到过承认。

  别人说起她,都不过是沈家小儿子沈擎宇的母亲而已!

  赵媛媛勉强笑道:“是……”

  上官广平:“这一次上官家欠你一个人情!说吧,你想要什么?”

  赵媛媛也不废话,直接说道:“上官家主也知道我在沈家的地位……我想要上官家主认我为干女儿,帮助我顺利嫁给沈厉!”

  上官广平嗤笑一声。

  做他的干女儿?

  她也配?

  不过他没有说什么,点头敷衍道:“可以,我会帮你。”

  赵媛媛顿时大喜,高兴的说道:“谢谢干爹!”

  这一句称呼,让旁边上官家的人都不舒服极了!

  正在这时候,电梯叮的一声,有人上来了!

  上官广平不悦的说道:“是谁让人上来的?赶出去!”

  这是他上官家的私人医院,他的小孙子要做手术,他早就吩咐他们把医院都封锁了,不给别人进来!

  上官广平正要大发雷霆,就见前面出现了一个身穿黑衣的女人,她面色如霜,周身都是凌冽的杀气!

  她的鞋跟踩在医院地板上,发出咔咔的声音,眼神可怕得像要吃人。

  赵媛媛都吓得呆住了,这,这不是宁雪吗!?

  她没死!?

  上官广平哪里会在乎来的是谁,怒道:“什么人?把他们给我赶出去!”

  上官家的两个儿子已经拦了上去,喝到:“谁放你们上来的?滚出去!”

  宁雪盯着【手术中】那几个字,心急如焚。

  上官家的人好死不死的拦在她面前,她直接抬手一拧,把对方的手臂直接拧断了!

  “啊!!——”一声惨叫响起!

  上官广平大怒:“放肆!给我上!”

  保镖们一哄而上,拦在面前!

  宁雪抬手抓起病房外的排椅,狠狠砸了出去!

  排椅旋转着飞出去,把拦在面前的保镖都砸飞,轰一声撞在紧闭的手术室门上!

  直接砸出了一条血路!

  宁雪身边,黑虎大喝一声:“全部废了!”

  要不是这里是Z国,他们怎么还会跟上官家的人唧唧歪歪,直接一顿扫射全灭了!

  走廊里,顿时响起一片哀嚎!

  宁雪走到手术室面前,硬生生把手术室的电子门闸掰开了,迅速跑了进去。

  赵媛媛瞪大眼睛,看着眼前这徒手扒开手术室门的女人……

  太恐怖了!

  这人真的是宁雪?!

  手术室内,瘦弱的小女孩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

  她的衣服已经全部敞开,主刀医生拿着手术刀,抵在她的胸膛。

  锋利的手术刀,在小语胸膛上压出一丝血痕!

  “住手!”

  宁雪目眦欲裂,将手里抓着的对讲机甩出去,正正砸在主刀医生的手腕上!

  “啊……”主刀医生一个趔趄,手术刀掉在了地上!

  手术室里顿时乱了起来,主刀医生握着手腕,厉声说道:“你是谁!这里是手术室,给我出去!”

  该死的女人……竟把他的手腕砸到骨折了!

  主刀医生最要紧的就是手,她毁了他的职业生涯!

  主刀医生眼底发恨,一叠声的叫人把宁雪赶出去!

  医护人员冲了上来,想要扭住宁雪。

  宁雪直接抓起冲洗盘里的镊子剪刀等东西,全部甩了出去!

  笃笃笃!

  这些医疗器械跟长了眼睛似的,纷纷扎在那些医护人员的大腿、手腕、臂膀上。

  手术室里顿时一片惨叫声!

  宁雪冷睨着他们,声寒如锥:“我的女儿,你们也敢动?!”

  她双眸赤红,盯着这些穿着天使制服的恶魔。

  不管哪一行业,总会有败类。

  眼前这些人利益至上,在私立医院里为所欲为,根本没有将人命放在眼里。

  医护人员被宁雪的气势震慑,捂着伤口,吓得一声都不敢吭。

  宁雪将小语身上的器械、管子统统拔掉,颤抖着手抚摸她的小脸。

  “小语……”她喉咙干涩极了,像堵着一团棉花,哑声道:“妈妈带你回家!”

  宁雪用布把小语包了起来,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她抱起。

  小人儿实在是太瘦了,抱起来轻飘飘的,没有一点分量。

  宁雪更是心如刀绞,动作轻柔,生怕弄疼怀里的孩子。

  手术室外,上官家的人步步退缩!

  见到宁雪竟把小语抱了出来,上官广平都快要气死了。

  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以为有点功夫,就能和上官家作对吗?

  “站住!把她给我留下来!”

  宁雪眯眼,冷冷说道:“呵……留下?!这可是我女儿!”

  上官广平冷着脸怒道:“我管她是谁的女儿!?我孙子命在旦夕,她就必须给我孙子救命!”

  一个垃圾场里长大的小女孩,连他孙子的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

  能把心脏换给他孙子,那是她三生积来的福气!

  宁雪双目寒如冰霜,哈哈笑了一声:“是么?在我眼里你孙子又算是什么东西!你孙子的死活,又关我什么事?”

  这一句话,直接让上官广平火冒三丈。

  敢这么不把他上官家放在眼里的,她是第一个!

  上官广平气急败坏的喝到:“上!全都给我上!把她给我抓住!”

  竟敢挑战他上官家的威严,他要让她付出代价!

  宁雪怀里抱着小孩,满脸冰寒的杀气:“只要还敢拦上来的,一个都不要放过,全部杀了!”

  她已经很克制了,要不是这里是国内,就凭上官广平这嘴脸,整栋医院她都给他夷为平地!

  在国内她不会随便动手,但若敢招惹她的,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是!”

  黑衣属下们大喝一声,见哪个冲上来就杀哪个,手段雷霆、狠厉果决!

  上官家训练有素的打手们,在黑无常和黑虎他们手里根本没有任何反抗之力,全都被扭断了脖子。

  赵媛媛瞪大眼睛,惊恐的看着这一幕……

  是真的拧断脖子!!

  她只觉得双腿一紧,瞬间腿下湿漉漉的,活生生吓尿了……

  眼看自己还在角落没人注意,赵媛媛哆哆嗦嗦的钻进椅子底下,害怕极了……

  宁雪径直走向电梯,如入无人之境!

  黑虎和黑无常虎视眈眈,冷声问道:“还有人要上来送死吗?”

  那些打手都怕了,谁还敢上?!

  他们胆寒的后退,没有一个人敢吭声!

  上官广平被几个保镖护着退进手术室,憋屈得都快吐血了。

  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宁雪和她的人,抱着小语扬长而去!

  他对赵媛媛怒吼道:“赵媛媛!你做的好事!你不是说这个小女孩是个孤儿吗?啊?!这又是谁?!”

  他实在是窝火,对方把他人全都杀了,手术室也夷为平地,他却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

  赵媛媛从椅子底下爬出来,哆嗦说道:“干爹,你别急……”

  啪!!

  上官广平抬手狠狠扇了赵媛媛一巴掌:“谁是你干爹!”

  赵媛媛憋屈又窝火,虽然她还没和沈厉领证,但明面上她好歹也是沈太太。

  上官广平却这样当众扇她巴掌,实在是太不给她面子了!

  赵媛媛忍着憋屈说道:“上官家主别急,这人叫宁雪!不过就是我们赵家养的一条狗而已!”

  上官广平眼神阴鸷,寒声道:“宁雪……一条狗?”

  他看宁雪,可一点都不像寄人篱下的一条狗!

  赵媛媛继续说道:“当年宁雪的妈妈在她五岁的时候就死了。然后我妈妈不计前嫌嫁给我爸,照顾她……”

  “所以说这些年都是我们赵家养着她!宁雪从小就畏畏缩缩的,性格懦弱,连说话都不敢大声!这一次一定是被逼急了才这样……”

  上官广平冷冷说道:“你当我瞎还是当我傻?仅看宁雪带来那些人,像是被逼急的样子吗?”

  这实力,就连他都心惊!

  这样人绝不能留!

  “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明天之前,把那个孩子给我重新送回来!”

  上官广平丢下一句话,脸色难看的带着自己的小孙子离开。

  赵媛媛咬着唇,心里暗恨。

  该死的宁雪,坏她好事!

  不就是拿她女儿一个心脏么?她吃他们赵家的,喝他们赵家的。

  是赵家把她养大,她却一点都不知恩图报,这个白眼狼!

  她一点都不觉得宁雪有什么本事,就是狗急跳墙而已!

  那些黑衣人,最多是她花钱请的打手。

  因为过去二十几年她是和宁雪一起长大的,她还不了解她吗?

  赵媛媛窝火不已!

  * *

  帝豪别墅区。

  宁雪在这里有一套中式别墅,是自己买的。

  厉首长给的军区四合院她没有去。

  宁雪带着小语回到家后,轻轻的把她放在床上,然后亲自给她处理伤口。

  她胸膛上有一道被手术刀抵住的细浅伤痕,小脸上的淤青还没散去,身上也青一块肿一块的。

  看得出她之前被人打得很惨,不仅有新伤,还有一些是陈年旧伤。

  宁雪心脏抽疼,都能想象出这些年这么个小小的孩子是怎么过的……

  要是她再晚一点,说不定她连命都没有了。

  黑豹在一边说道:“雪姐,需要做DNA检测吗?”

  宁雪抿了抿唇,淡淡说道:“不用了。”

  见到小语的第一眼,她几乎就确定了这就是她女儿。

  她冷声问道:“赵媛媛是怎么找到小语的?”

  黑豹说道:“听黑无常他们说,从一开始她就知道小小姐被丢到了垃圾场。”

  赵媛媛是沈家的沈太太,打着沈厉的名头买下了那座垃圾综合处理厂。

  宁雪眼神微寒,问道:“沈厉没有阻止?”

  黑豹点头:“没有。”

  宁雪冷笑,不阻止就是纵容。

  沈厉那样的人,又怎么会不知道赵媛媛的所作所为呢?

  所以他是一早就知道她女儿在垃圾场长大,不仅置之不理,如今赵媛媛带走她女儿给上官家的人‘捐献’心脏,他也不在意是吧?!

  宁雪轻捏拳头,发出啪一声轻响。

  黑豹又说道:“对了,我们收到风声,雪姐你要找的‘钥匙’似乎在帝双大厦,沈氏集团的沈厉那里……”

  宁雪眼神冰寒,又是沈厉!

  四年前,她一直戴着脖子上的一把小巧金钥匙被赵媛媛抢了,当着她的面丢到了宁海环城江里。

  那条金钥匙项链是她妈妈临终前交给她的遗物,死前都还在嘱咐她要拿好。

  但那天她受到刺激突然破羊水,紧急送医剖腹产,接着就是刚出手术室就接到沈厉的离婚协议书,她被赶出医院、两个刚出生的婴儿被扔进垃圾桶。

  那条项链也就再也找不回。

  现在既然她都回来了,妈妈的唯一遗物她肯定是要找回来的。

  更别提,小语的仇她也要报一报!

  小语的麻药还没过,宁雪站起来说道:“你留在这里,看好小语。”